切换到宽版
查看: 1316|回复: 13

【駱越神女】一個委婉動人的壯族愛情故事[01-12集]

[复制链接]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发表于 2009-2-2 03: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駱越神女
作者:廣西憑祥 莫裕斌

您知道班夫人為何那么受后人尊敬嗎?
您知道漢武帝為何在廣西建那么多伏波廟嗎?
您知道壯族三大古老樂器之一----天琴的來歷嗎?
您知道壯族人為何把花婆神作為自己的保護神來祭拜嗎?

如果您真的想知道,就請和我來一起看下面這部小說,
她會向您慢慢訴說一個感人肺腑地愛情故事!
不是精品,不作推薦!!!:victory:


       《 目  录 》

  1、 骆越歌墟
  2、 沉鱼落雁
  3、 勒龙来了
  4、 巫医的女儿
  5、 家有铜鼓
  6、 淡淡的幽香
  7、 我们唱歌吧
  8、 少女的白日梦
  9、 小小的含羞草
  10、心诚则灵
  11、错不在你
  12、把勒龙还给我
  13、两个勒俏
  14、他爱你吗
  15、别当我的妹妹
  16、最勇武的勒茂
  17、浓茶可以解酒
  18、双喜临门
  19、以土地换爱情
  20、雷神之剑
  21、都是你的女儿
  22、把俏英嫁给我
  23、花王祖母神
  24、这些人怪怪的
  25、奇怪的野花
  26、天仙般的姑娘
  27、你是为了我好
  28、我们还是姐妹
  29、渠帅生气了
  30、早知道她是仙女
  31、牛郎织女
  32、我专门娶仙女
  33、勒俏和勒茂
  34、我们回家吧
  35、请除去我的仙籍
  36、到深山老林去
  37、能一起死吗
  38、欲哭无泪
  39、都给我跪下
  40、谁疼你谁爱你
  41、祭神大典
  42、伏波将军的兵
  43、骆越母女
  44、帮帮我女儿吧
  45、再弹一曲
  46、黑鬃毛的白马
  47、神女之墓
  48、我是俏英

[ 本帖最后由 花山愚公 于 2009-2-2 04:30 编辑 ]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01

  1、骆越歌墟
  这是阿凤有生以来的第十六个三月三。
  十六岁了,阿妈说阿凤已经长大,可以赶歌墟了。
  骆越的三月三,是勒俏勒茂的天堂。
  骆越人是两千多年前生活在广西西、南部地区的原著民族,延至秦汉时期,
与当时居住在广西东、北部的西瓯人同为壮族和南方各少数民族的先祖。在骆越
语言中,勒俏指少女,意思是“美丽的女孩”;勒茂指少男,意思是“英俊的男
孩”。
  山坡上,各村各寨的勒俏勒茂或以女聚,或以男分,三五成群相互对歌。歌
声此起彼伏,热情奔放,高亢悠扬,满山遍野都成了山歌的海洋。
  其实这些热衷于在大庭广众中引吭高歌的,多是些刚出壳的雏儿,是村寨里
年龄稍长的勒俏勒茂捎带到歌墟见习的。
  那些带他们来的大哥大姐,早已把他们丢在一边,和昔日在歌墟结识的意中
人到偏僻的“老地方”幽会去了。无奈之际,他们只得硬着头皮,鼓起无师自通
的勇气,自己摸着石头过河。
  大哥大姐们当年也曾不可避免地经历过见习阶段,现在他们已经轻车熟路。
大江后浪推前浪,每一位新手都坚信,自己迟早也会有驾轻就熟的一天。
  歌墟,骆越人又称为“花会”,起源于原始母系氏族社会祭祀花王祖母神的
祭神歌舞。相传在远古时代,巫师祭祀祖母神后心血来潮,让参加祭祀仪式的勒
俏勒茂戴上鬼神面具扮作神灵且歌且舞,在娱神的同时也聊以自娱,天长日久,
渐渐演变成后来的歌墟。
  花王又称“花神”、“花婆”或“婆王”,是各部族骆越人共同敬奉的女始
祖神,也是传说中分管骆越人生命、爱情和生育的女神。骆越人敬畏花王、崇拜
花王,他们祈求花王的庇护,保佑他们平安康健、爱情美满、子息繁衍、世代相
传。
  骆越歌墟一年四季均有举办,多在农闲举行,时间地点各不相同,以农历三
月三最为隆重。三月三是骆越人祭拜祖先神明的传统节日,歌墟上所唱山歌,有
盘歌、谜歌、故事歌、对歌等等,但以情歌为主。
  骆越人天生爱唱山歌,骆越的勒俏勒茂天生爱赶歌墟。
  赶歌墟、唱山歌,在歌墟场上打情骂俏、谈情说爱以至海誓山盟,是每一位
勒俏勒茂与生俱来的合法权益,每个少男少女都有权在歌墟上找到自己的明天、
自己的未来。别看长辈们平时可以对处于心理叛逆期中的儿女为所欲为地严加管
束,但在歌墟期间,再专横的父母也无可奈何地枉自嗟叹鞭长莫及。
  一般地说,骆越父母不象中原父母那样冷酷、刻板、独断专行,他们通常表
现得比较民主,比较善解人意、善于变通,而且比较尊重儿女的选择和意愿。他
们曾经年轻,当年他们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如果不存在原则性的分歧,他们一般
不会轻率地对儿女们在歌墟场上的山盟海誓滥行否决权。
  话说回来,骆越人的男婚女嫁也和中原一样,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
必不可少的俗定程序,不经过明媒正娶的事实婚姻,是不被公众和社会承认的。
  ……木棉树下,清水塘边,一对对勒俏勒茂相依相偎的身影时隐时现。
  勒茂象树,勒俏象水,宁静的水面上倒映着木棉树高大的身影。
  轻吟低唱的山歌声低回缠绵,如泣如诉。性子急的,不时望望天边的晚霞,
暗暗抱怨太阳怎么还不早点落山。
  在这些早已跨越见习阶段的勒俏勒茂心目中,夜歌墟才是歌墟的精华所在,
才是他们来赶歌墟的秘不告人而又众所周知的真正目的。
  一阵微风吹皱了水镜,渐渐地,波纹把水和树影融为一体……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02

  2、沉鱼落雁
  从资历上说,阿凤应当属于见习人员,因为她从来没有经历过歌墟的场面。
  不过她今天不是来见习的,她觉得她和勒龙的爱情根本不需要经历见习阶段。
从几年前第一次见到勒龙的时候开始,她一直这样认为。
  她知道,这叫做一见钟情。
  同来的勒俏们大概还没有找到中意的情郎,仍在嘻嘻哈哈地同对面山坡那群
毛头勒茂对歌。看得出来,她们对毛头勒茂们的打情骂俏百般挑逗完全无动于衷,
只不过是在逢场作戏消磨时光。
  阿凤不止一次注意到,她们不时假装漫不在意地用两眼的余光扫描远处的山
坡和山道。要知道,好高骛远是女孩子的通病,勒俏们根本看不上这些毛头勒茂,
她们一个个都在待价而沽,谨小慎微而又不动声色地守株待兔。
  难道她们也想找到象勒龙那样的勒茂?想到这里,阿凤就觉得有点好笑——
英俊帅气的勒龙毕竟要有阿凤这样倾国倾城的勒俏挽着臂肘才能够般配呀!
  不过阿凤并没有把这些想法告诉别人。一般地说,女孩子们胸中都有些城府,
极少轻易向别人说出自己心里的小秘密。
  虽然阿凤没有和勒龙说过话,但她对勒龙暗恋已久。“心有灵犀一点通”,
情窦初开的女孩子都会不约而同地认为,意中人的所思所想原则上应该和她们同
出一辙,因此说没说过话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阿凤坚信自己是村里勒俏中见过勒龙时间最早,而且次数最多的人。
  勒龙家住深山,是世袭的猎手。每次猎获老虎或者狗熊,他都必须按骆越人
的规矩,把虎皮、熊胆之类值钱的山珍送到阿凤家里,向渠帅献贡。
  阿凤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勒龙的。勒龙见过阿凤几面,应该知道她是渠帅
的女儿。
  勒龙第一次见到阿凤时,不由自主地楞了一下,大概是在惊叹她的美丽。以
后每次送山珍来,遇到她时,也总是身不由己地多看几眼。
  阿凤对此记忆犹新,她觉得她的美貌应该责无旁贷地赢得所有勒茂的注目,
她应该当之无愧地获得所有勒茂的追求。他们之所以没有付诸实施,只能是由于
自惭形秽。
  她确信在勒龙的脑海中,已经深深地烙下了她的倩影。
  在她的印象中,勒龙是一个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勒茂,如同她本人无可挑剔
的美丽一样。
  要形容阿凤的美丽,根本没有必要浪费笔墨去描绘她的脸蛋、她的眉毛、她
的头发、她的纤手、她的腰身,用“无可挑剔”四个字就足够了,滥用其他赞美
的词汇都属于画蛇添足。
  这话可不是阿凤自吹自擂,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连瞎子都不会否认,阿凤
从头发到脚底没有一处是可以挑剔的。
  尽管这种评价略有恭维之嫌,但阿凤认为还是比较客观,比较符合实际,所
以乐于接受。
  阿凤还认为,在方圆几十里内的勒俏群体中,和她一样与生俱来地具备闭月
羞花沉鱼落雁的特异功能的,只有俏英。
  可俏英毕竟不是渠帅的女儿啊!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03

  3、勒龙来了
  俏英和阿凤结伴而来。她们是干姐妹,阿凤十分侥幸地当了姐姐,因为她只
比俏英大了几个月。她们从小一起玩耍嬉戏,如影随形,亲密无间。
  也许从小在一起长大的缘故,两个女孩甚至长得有点相象,只是阿凤显得更
为丰满、红润、开朗活泼。
  俏英的身体是比较单薄,性格也有些内向,大概由于她的先天不足——听阿
妈说她出生时是早产——还有就是由于她的自卑,她毕竟不是渠帅家族的掌上明
珠,而只是巫医世家的后代。
  巫医这种职业的社会形象,在骆越村寨里是比较微妙的。在骆越人心目中,
巫祝行业的从业人员既不是凡人也不是神仙,而是介于半人半神之间的另类人物。
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在人世体验凡间的酸甜苦辣,也可以无所顾忌地在鬼域神界
漫游,替神灵代言,为凡人祈风求雨、祝祷平安。人们对他们敬畏有加:既需要
他们祈神驱鬼、治病消灾,又唯恐他们装神弄鬼、放蛊使坏。
  不过这些情况丝毫不影响俏英和阿凤以及双方长辈的密切交往。
  综上所述,除了美貌,俏英和阿凤在其他方面不具有可比性。
  尽管俏英出身巫医家庭,而且比自己小几个月,阿凤还是由衷地希望她能成
为自己的大嫂。大哥勒彪经常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向她询问俏英的情况,凭着姑
娘的敏感,阿凤意识到大哥对俏英暗恋已久。
  阿凤同时确信,俏英也在深深地爱着大哥。有一次大哥打猎时被野兽咬伤,
她居然旁若无人地捧着大哥受伤的手心疼地哭了好久,连眼睛也哭肿了——要知
道,作为同胞妹妹的阿凤,当时也只不过象征性地流了几滴眼泪而已。
  总而言之,阿凤认为俏英是一位十分贤慧、善良,十分善解人意,而且十分
娴淑的姑娘,大哥娶了俏英,一辈子都会感到幸福的。
  此时此刻,大哥正在不远处的山坡上犹豫地向这边眺望。阿凤知道大哥之所
以不敢过来,甚至连山歌也不敢大声地唱,是因为她在这里的缘故。
  任何一位有自尊心的勒茂都不可能当着自家妹妹的面向别的勒俏示爱。
  可是阿凤不能离开,她正在心急火燎地等待他的勒龙。从上午等到傍晚,勒
龙还没有出现——这个粗心鬼!
  不过她相信勒龙一定会来,他没有理由不来,因为她正在等他。
  话说回来,阿凤还是打心里同情她那位傻头傻脑可怜兮兮的大哥,她悄悄捅
俏英一下,含笑指向大哥所在的山坡。
  不知俏英真没看到还是装糊涂,只顺着阿凤的手看了一眼,微微笑一下,没
有作声。
  对面山坡突然响起毛头勒茂们一阵阵群哄的怪叫声——勒俏们的歌声断了。
按照歌墟规矩,哪一方对不上山歌致使歌声中断,就应该听任对方嬉笑怒骂。
  在歌墟场上,伶齿利牙的勒俏很少会输给笨头笨脑的勒茂,这一次事出有因
——勒龙来了。
  毛头勒茂们的怪叫和哄笑声蓦然而止,原因同上。长辈教训勒茂们的时候,
常常把勒龙作为标准:“你们呀,连勒龙的半根小指头都不如!”他们对勒龙敬
畏有加。
  山坡上鸦雀无声,这一切都是因为勒龙来了。
  勒龙是勒茂中耀眼的明星,也是勒俏们资源共享的梦中情人。
  勒俏们说起勒龙时,脸上总带着姑娘们提起自己的情郎时才会表露的那种不
可言状、难以描绘的特有表情,有骄傲,也有羞涩,有幸福,也有酸楚,或许还
有点别的什么。
  勒龙用猎人特有的犀利眼神向山坡上扫描,他的目光很快锁定了阿凤所在的
山坡。
  骆越地处亚热带地区,长夏无冬,勒俏们长发飘逸,常年穿着露臂短衫、齐
膝筒裙,越发衬托出骆越少女特有的健美和妩媚。
  勒俏们面带羞涩地看着勒龙一步步走近。谁都希望自己能够幸运地被勒龙的
目光击中,但是谁也不会冒昧地露出一丝焦虑、期望、渴求或者急不可待的神情,
那样有失淑女的风度。
  从古到今,姑娘们总是这样。
  向异性求爱是男孩的专利,女孩子是不宜越俎代庖的。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04

  4、巫医的女儿
  勒龙走到勒俏们面前,下意识地停住脚步。
  勒俏们看着勒龙,时而紧张地看看身边的女伴,谁也无法预见到底谁能笑到
最后。她们心里明白,勒龙只有一个,勒俏们却是整整一群。
  阿凤脸上充满了自信和矜持。在勒龙面前,她的感觉一直十分良好,而且在
潜意识中总是不知不觉地存在一种居高临下的体验。
  骆越人崇尚勇武,不十分讲究门当户对,部族里的勇士是有资格向渠帅的女
儿求爱的。按照骆越人的风习,渠帅家的女儿只能嫁给部族里最勇武的勒茂,或
者同其他部族的渠帅家族结亲。
  阿凤不假思索地决定选择前者。她相信勒龙一定明白,能攀上渠帅的家庭,
对他和他的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
  勒龙把手伸进怀里,慢慢掏出一串项链。
  那是一串用各种猛兽的骨牙磨制的项链。骆越人相信,佩戴猛兽骨牙做成的
饰物,可以避邪。
  这是猎人勒龙可以拿得出的最珍贵的礼物,勒俏们谁都希望自己能幸运地成
为这份礼物的主人。
  这时勒龙看见了阿凤,他楞了一下,就象第一次到渠帅家献贡那天看见她时
那样。
  渠帅的女儿也会来赶歌墟!勒龙有点奇怪。他一直以为渠帅的女儿是不愁嫁
不出去的,况且她长得那么美丽。
  从第一次见到阿凤的时候开始,他一直暗暗惊叹她的美丽。不过他心中有数,
鉴于双方家庭地位的悬殊性,他和阿凤的关系只不过相当于癞蛤蟆和天鹅的关系,
仅此而已。
  阿凤的心跳开始加快,她已经在心里判定这串项链将属于自己。她清醒地认
为,越是在这种时候,自己越应该保持淑女风度。她开始考虑,当勒龙把项链戴
到她脖子上的时候,她应该对他说些什么,才显得矜持、得体,在不失身份的同
时也不失礼节。
  令人遗憾的是,勒龙的目光只在阿凤脸上一掠而过,很快转向了俏英。
  勒龙是来履约的,早在一个多月前他已经和俏英约好,在三月三的歌墟见面。
  现在轮到俏英心跳加快了,她能感觉到阿凤火辣辣的眼光。可是她己经顾不
上这些,含羞地低下头看着地面——这是姑娘们接受情人信物时的规范姿势——
胸有成竹地等待勒龙为她戴上项链。
  勒龙向前几步,把项链戴到俏英脖子上:“戴上它,以后上山采药,什么都
不用怕了。”
  俏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绣球,象做了亏心事一样,红着脸偷偷塞到勒龙手中。
  绣球是骆越姑娘送给情郎的传统信物。
  勒俏们虽然嫉妒,却不约而同地把莫名的凄苦埋在心底,齐声起哄着:
  “不行,绣球只能抛,快抛给大家看……”
  “抛呀!抛呀……”
  俏英有点失措地看看勒俏们。
  勒龙亲手磨制的兽骨项链居然送给了巫医的女儿!阿凤感到不可思议,脸上
浮现出难以言状的复杂表情,她甚至觉得,勒俏们都在幸灾乐祸地看着她,于是
咧嘴笑笑,以示不以为然。
  她的笑容不太自然,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实际上没有谁在注意她,人们的
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俏英身上。
  在勒俏们的哄闹声中,俏英感到有点难为情。她向勒龙伸出手,想拿回绣球:
“还是让我抛吧……”
  勒龙笑着把绣球放进怀里,向俏英伸出手:“到了我手上,就拿不回去了。
我们走吧。”
  俏英低下头羞涩地笑着,接过勒龙的手,任勒龙牵着拉着,双双走进暮色……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40:33 | 显示全部楼层
----05

  5、家有铜鼓
  在骆越语言中,“骆”是山沟的意思,“越”则出自石器时代一种称为“钺”
的石斧,远古的骆越人用它砍伐林木、猎杀野兽,过着刀耕火种的烧畲迁徙生活。
  骆越流行铜鼓,铜鼓类型很多,大小不一,鼓面铸有青蛙蟾蜍等动物形状,
鼓身装饰着各种图案花纹。骆越人以铜鼓为乐器,每逢喜庆节日,击打铜鼓以为
乐。铜鼓是骆越特有的民间乐器和祭祀器物,也是权力、地位和财富的象征。有
身份地位的家族必须拥有铜鼓,铜鼓越大越多,家族的势力就越强、地位越高。
有铜鼓的人称为“都老”,都老一般都是村寨里公推的首领。
  古骆越地僻人稀,主要以耕种骆田——即山间的水田——为生,经济发展远
比中原落后。各村寨多散居在山间,三五户、十来户、二三十户不等,较大的村
寨——例如渠帅所在的板班村——则成为墟场和集市。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出兵岭南,骆越从此归入大统,实行郡县制度,却多是有
名无实。各村各寨虽然名为村寨,仍嫌势单力薄,若干村寨又自发联合成一支部
族,大致相当于原始时代的部落。部族中公推一名首领,称为“渠帅”,专事牵
头组织大型祭祀、狩猎和抵御外敌之类集体活动。
  这些都老渠帅虽说不是土皇帝,却也算地皮上说话最响的人物。随着社会发
展,都老和渠帅的人选由公推渐渐演变为世袭。勒彪以渠帅长子的独特身份,责
无旁贷地成为未来渠帅的天然人选。
  勒彪见俏英被勒龙拉走,自觉扫兴,闷闷不乐地离开歌墟回家。
  走到村口,正遇着师公在自家门前闲坐,招呼道:“勒彪,赶歌墟回来?”
  勒彪看他一眼,没有回答。
  “年轻真好,我以前也年轻过……” 看得出来,师公对自己年轻时的风流
韵事不无怀念,他看见勒彪垂头丧气的样子,明白了几分,“没找到合意的勒俏
是不是?不要急,慢慢来嘛。来来,反正闲着没事,和叔公聊聊天。”
  勒彪迟疑地站住,接过师公递过来的小板凳,默默坐下。
  俏英和勒龙好,勒彪感到十分意外。他想不明白,俏英怎么能随随便便跟着
勒龙走了呢?难道就因为他比自己在崖壁上多了三个画像?
  勒彪和勒龙是好朋友,经常在一起喝酒、打猎。毫无疑问,勒龙是部族里最
勇武的勒茂,可是他家有什么?连铜鼓也没有一个,而勒彪家里,大大小小的铜
鼓就有五个!
  勒彪比俏英年长几岁,从小就象亲哥哥一样呵护着她。她从小失去了父亲,
也没有兄弟姐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是在勒彪的呵护下长大的。
  俏英也很依恋勒彪,小时候受了谁的欺负,总爱向他投诉,让他用拳头为自
己出气,就连每次和阿凤闹点小矛盾,他也是向着俏英。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
和女孩子玩得少了,但平时有什么好吃的,他总记着悄悄给俏英留上一份。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勒彪眼里,俏英出落得比阿凤漂亮,初晓人事的时候他
就经常偷偷地想,长大以后一定要娶俏英做老婆。
  他有点怨恨阿凤——如果阿凤不在山坡上,他早就过去拉走俏英了,哪里还
轮到勒龙这臭小子!
  师公看着勒彪,笑了:“看中哪个勒俏了?和叔公说,叔公帮你一把,办这
种事情叔公绝对是老猫。”
  勒彪摇摇头,还是没有作声。
  师公是部族里颇有名气的巫师,辈份比较高,人称六叔公,在老辈人圈子中
说话有些斤两。渠帅有什么拿不准的事情,也爱听他的主意,因此和渠帅家族来
往比较密切。
  师公看着勒彪和俏英从小在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知道他一直偷偷
地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勒俏,小声问:“是俏英吧?”
  勒彪被说中心事,叹了口气:“俏英跟勒龙走了。”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06

  6、淡淡的幽香
  这件事俏英对谁都没有说起过,甚至对阿妈也没有说,怕勒俏们无端生出嫉
妒之心,也怕阿妈为她担惊受怕。
  那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了。
  当时她正在深山采药,被一只饥饿的金钱豹逼到悬崖边的大树上,她不知道
豹子也会爬树。千钧一发之际,勒龙打猎路过听到了呼救声,见义勇为英雄救美,
三拳两脚把豹子踢下悬崖。
  俏英已经吓得面色惨白、手脚发软,勒龙把她从树上抱了下来,喂了几口水,
又说了许多安慰的话,她才慢慢缓过神来。
  深山遇险的恐惧,孤独无助的委屈,天降贵人的惊喜,受人呵护的幸福,一
下子都涌上心头——她终于忍不住,哇地一下哭出声来。
  勒龙平生第一次零距离接触女性,小时候接触阿妈除外。此时此刻,他以一
名勒茂固有的好奇,对这位旁若无人地在他的怀抱里挥泪如雨的可怜女孩注以前
所未有的高度重视。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勒俏,匀称的五官恰到好处地镶嵌在面部的
相应位置:弯弯的蛾眉、红红的朱唇、俏丽的丹凤眼——如果没有哭红的话,这
双眼晴可能比较好看,不过勒龙觉得,泪汪汪的眼睛更惹人怜爱。
  勒龙暗自庆幸今天打猎居然鬼使神差地经过这里,不然怎么会有机会从豹子
利爪下救出这个身处险境的漂亮女孩?
  无意中他惊奇地发现,女孩漆黑油亮的长发和娇小玲珑的身体上,居然散发
出一股他从来没有闻过的淡淡的幽香。
  惜玉怜香是男人的本能,勒龙进一步认定,目前这位惊魂未定、正在哭泣的
可怜女孩十分需要他的抚慰,于是他用粗大的手掌笨拙地替她拢齐散乱的头发,
擦去她脸上的泪痕,轻声柔语地安慰着她……
  她也象只小猫一样,乖乖地伏在他的怀里任他爱抚。要知道,她毕竟刚刚从
一场空前绝后的惊吓中解脱出来,心中余悸未平,无论从生理还是从心理上说,
都需要这种抚慰。
  他甚至十分自然地产生了想吻她一下的念头。不过这只是一闪之念,他不敢
付诸行动,那样做过于轻率,过于冒昧,容易让她认为他在趁火打劫。总而言之,
那是一种目光短浅的短期行为。
  勒龙第一次体验到自己也存在保护别人、爱抚别人的欲望。他突发奇想,这
位爱哭的、会散发淡淡幽香的小勒俏值得让他保护一辈子、爱抚一辈子。
  他渴望今天的猎物不光是那只被他踢到崖下的死豹子。如果真是这样,她将
是他的猎人生涯中最有价值的收获。
  ……勒龙当时说了什么,俏英记不清了,好象是安慰的话,又好象在问她叫
什么名字,是哪村人。
  她只记得勒龙久久地看着她,她也久久地看着勒龙。
  她下意识地感觉到,这个在危难时刻及时出现,并且救了她一命的勒茂并不
陌生,她好象什么时候和他见过面。
  她猜测应该在前世,因为肯定不是今生。
  俏英确认他就是勒龙,她经常听到勒俏们说起这个名字。方园几十里内敢一
个人进深山打猎的,能赤手空拳打死老虎豹子的勒茂,只能是勒龙。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俏英相信缘份,她坚信今天能与这位似曾相识的勒茂
在这种特殊的场合相遇,是她命中注定的缘份。既然勒龙可以保护她一次,肯定
也能保护她一辈子。
  她意识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爱上了勒龙,爱上了这位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
勒茂。
  她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忘了向勒龙道谢,只顾着久久地和他对视,什
么事也没有想,什么话也没有说。
  直到临分手时,她才莫名其妙地问:“三月三我们板班村有歌墟,你来吗?”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07

  7、我们唱歌吧
  “我们唱歌吧。”灌木丛中,传出俏英的嘤嘤细语。
  这是勒俏勒茂爱情三部曲的第二部:幽会。
  在歌墟上对歌以后,勒俏勒茂们遇到中意的人,便互赠礼物,离开喧闹的人
群到偏僻的地方幽会,轻声对唱山歌进一步交往。真正情投意合的,才各自呈报
家长审查批准,再由男方提亲下聘,择吉日迎娶新娘。
  既然俏英和勒龙已经情投意合,他们便直接进入了第二道程序。
  勒龙不以为然:“唱什么歌,说说话不一样吗?”
  “可是……别人都唱歌。”
  “别人是别人,我们是我们,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和别人一样呢?”勒龙说着,
抬起屁股悄悄朝俏英挪近,“我不想唱歌,我喜欢听你讲话——你讲话的声音真
好听。”
  俏英暗自一笑,故意向旁边挪一下:“怎么来晚了?”
  “我记错日子了。中午从山上打猎回来,见村里的勒茂都走光了,才想起今
天是三月三。”勒龙大大咧咧地说。
  “怎么会记错?你们勒茂呀,盼歌墟胜过盼过年。”
  “你怎么知道这些?以前来过几次歌墟?”
  “没来过,阿妈说我还小,怕遇到坏人,不让来。今年十六岁了,才第一次
让我来。你呢?”
  “来过几次吧,勒茂不怕坏人。”
  “来过几次?”俏英若有所思,半开玩笑地问,“送出几条项链了?”
  这时她下意识地朝勒龙项下看了一眼,发现他戴的不是兽骨项链,而是一只
小巧玲珑的玉佩。
  骆越人很少佩戴玉器,她很喜欢那只玉佩,但是不好意思向他索要——反正
迟早都是她的,先寄放在他脖子上吧。她想。
  “没送过……怎么,才十六岁,就学会吃醋了?” 勒龙又朝俏英挪了一下,
“今天送给你的项链,是第一条,也是最后一条。真的,不骗你。”
  俏英认真地说:“我也不骗你,今天送给你的绣球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
个。”说着又要向旁边挪开。
  “别这样好不好?”勒龙急了,一把拉住她的手臂,“我又不是坏人!”
  俏英故作讨厌地皱皱鼻子:“闻不惯你们勒茂的汗味。”
  “在深山采药遇到豹子的时候,怎么不嫌我的汗臭?”勒龙伸出手,试探地
轻抚俏英手臂上象白玉一般光洁滑腻的皮肤,悄悄观察她的反应。
  俏英没有作出任何反应,勒龙的话让她回想起深山遇救时的情景。
  遇到豹子的时候她已经完全绝望,认为自己必死无疑,如果没有勒龙,她早
已成为豹子口中的美味佳肴。
  她的生命、她的一切都是勒龙的。
  勒龙也想起一个多月前第一次闻到的那股妙龄少女特有的淡淡的幽香,他很
喜欢这种气息,觉得闻起来格外赏心怡神,于是把俏英硬拉过来:“我不信你们
勒俏的汗是香的。”
  俏英半推半就,渐渐顺从俯就。
  勒龙搂紧俏英,忘情地嗅吸着她身上特有的那股淡淡的幽香。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08

  8、少女的白日梦
  看到那串兽骨项链出乎意料地挂到俏英的脖子上,阿凤心中后悔不叠,如果
自己主动一点,少摆点渠帅女儿的架子,也许这串项链已经是她项下之物。
  她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勒龙时的情景。当时勒龙还是个少年,他那一楞让她
感到非常骄傲非常自豪,尽管在这以前,她也引起过其他勒茂的注意。
  那时阿凤年龄还小,对男女之事的理解充其量不过是一种似是而非的朦胧感
觉。不过说实在话,她对勒龙的第一感觉是蛮好的。
  特别是当她阿爸铺开那张五彩斑斓的虎皮,赞不绝口地褒扬勒龙的时候,她
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甚至感到脸上有些发热,仿佛阿爸不是在赞扬勒龙,而是在
赞扬她。
  在见不到勒龙的日子里,她总是盼望他再一次打到值钱的猎物,那样她就可
以再一次见到他。
  一般地说,情窦初开的女孩子都爱做白日梦。阿凤当然也不例外,见到勒龙
以后,她不止一次做过白日梦。
  这些白日梦的具体内容纯属阿凤的个人隐私,恕不详述。
  可以披露的是,这些白日梦并不完全属于虚幻,至少有一部分是现实的。那
是勒龙摆出马步,让师公在祭天的石壁上描下自己画像的时候。
  不知是从哪年哪代传下来的习俗,每个骆越部族都设置一处祭祀蛙神的公共
场所。骆越人是稻作民族,他们认为崇拜蛙神能够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在祭祀蛙神的场所附近,一般都有一大片光整的石崖。各村各寨的勇士,凡
是在对外族作战中杀死一个敌手,或者在狩猎中猎获一只猛兽的,都有资格在石
崖上留下一个画像。
  几百年来,也许是几千年来,石崖上已经留下了成百上千的勇士画像。
  说是“画像”,其实不过是极为原始、粗糙而又抽象的壁画:在石壁上寥寥
几笔,留下一名武士立着马步、举手欢呼或者紧握环首腰刀的英武形象。
  我们无须责备古代巫师画技的拙劣,也不必因为无法考究壁画中的武士姓甚
名谁而遗憾。我们毕竟得到了一笔无法估量的宝贵遗产——时至今日,广西左江
流域壮族地区许多村寨的崖壁上,仍然留下许多这样的壁画。
  壁画是勇士的荣誉证书,谁在崖壁上留下的画像最多,谁就是最勇敢的勒茂。
勒龙以三只老虎和两只黑熊的生命作为资本,五次在崖壁上留下了自己的画像。
  当渠帅的阿爸每次为部落里的勇士举行隆重的画像仪式,在悠扬的铜鼓声和
勒俏勒茂们戴着鬼神面具跳着祈神舞的欢呼和呐喊声中,让巫师为勇士们在石壁
上画像时,阿凤都会到场,远远地看。
  她喜欢看着勒龙摆着马步握着环首腰刀,站在石壁前让巫师画像时的威武形
象。
  勒龙是她的骄傲,她曾经多少次偷偷地为勒龙高兴,为勒龙自豪。
  可是勒龙居然拉着俏英走了。
  自古美女爱英雄,她的情窦是为了勒龙而初开的,她为勒龙做过多少次白日
梦,俏英凭什么抢走她的勒龙?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09

  9、小小的含羞草
  “怎么不说话了,在想什么?”勒龙搂着俏英,轻声问。
  “没想什么,”俏英顿了一下,试探地问,“我阿妈已经准备好‘姑娘谷’
了。好几十担哪,你想不想要?”一个多月来,她一直焦急地等着这一天,等着
说这句话。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你愿意娶我吗?”骆越女孩向心上人示爱多采用这种方
式。按照骆越风俗,出嫁女儿多以粮食为嫁妆,家中女儿长成,父母开始储存稻
谷准备嫁妆,称为“姑娘谷”。
  “想,做梦都想,”勒龙炫耀地扬起结实的手臂:“不过叫你阿妈不用操那
么多心了,我有一身用不完的力气,还怕养不了家?只要你肯嫁给我,什么也不
要你带。”
  俏英小嘴一噘:“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没有嫁妆,别人不笑死我阿妈
呀?”
  “又说别人了!自已过得好就行,管别人怎么说——除了阿妈,你家里还有
什么人?”
  “就我和阿妈两个人,我很小的时候阿爸就病死了。我阿妈是做‘仙’的,”
在骆越村寨中,专事祭天祀神、问吉卜凶、驱鬼除邪的师公仙婆统称为“做仙
的”。
  勒龙笑问:“以后见了你阿妈,我应该怎么称呼她才好呢?”
  毫无疑问,随着他们爱情的进展,不久以后他必须面对这个问题。
  俏英也笑了:“这还用问?跟着我叫阿妈呗。”
  勒龙不好意思地说:“怎么开得了口哟?”
  “怎么开不了口?以后我对你妈,还不是要叫阿妈?”
  “要是你阿妈不答应怎么办?”
  “她不会不答应的。我阿妈脾气很好——可惜她这辈子过得很苦。”
  “你们做仙的家庭,日子应该过得比我们好才对呀。”众所周知,在骆越村
寨中,巫祝行业从业人员的家庭生活一般居于中上水平。
  俏英停了一下,幽幽地说:“我说的不是这个。”
  勒龙觉得俏英有些郁闷,便换了话题:“你会做仙吗?”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呀!平时见阿妈帮人家做仙,看多了,当然懂
得一点。”俏英说的是实话,小时候她经常跟阿妈外出替人做仙,耳濡目染,多
少懂得一些皮毛。
  勒龙开玩笑地说:“这就好了,以后有什么病痛,在家里自己做,少花点
钱。”
  “才不理你!”俏英淡淡一笑,反问,“你家呢,都有些什么人?”
  “我阿爸早年打猎时出事死了,阿妈还在。我是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一个妹妹。”
  俏英取笑道:“难怪你的名字叫做‘勒龙’。”在骆越语言中,“勒龙”是
“大儿子”的意思。
  ……天色渐渐入夜,勒龙看着俏英,俏英也看着勒龙,就象一个多月前在深
山里默默对视一样。他们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有些急促。
  俏英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低下了头:“看什么!没见过?”
  “没见过就好了——有件事我一直想不起来。”
  “什么事?”
  “那天在深山见到你,我总觉得我们以前还在什么地方见过面。”
  俏英心里打了个激灵:他怎么也会有这种感觉?
  勒龙家住在二十多里外的深山里,她肯定这辈子没有和他见过面——一定是
在前生!
  俏英相信缘份。
  她突然感到一阵来自心底的激动……
  他们身边的草地上,一株小小的含羞草不知被谁碰了一下,悄无声息地合上
了茎叶,象是怕惊扰了他们的好事。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0

  10、心诚则灵
  阿凤实在想不明白,俏英的阿妈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巫医,而她父亲是方园几
十里内说一不二的渠帅,俏英家只有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她家则是远近闻名的大
家族,论家境论声望,她家哪点不比俏英强?
  她越想越气,回到家里谁也不理,径自走进房间躺在床上,自顾自生着闷气。
  “怎么了?阿凤,出什么事了?快告诉妈。”阿凤妈俯在床边,小心翼翼地
问。
  她知道这个宝贝女儿的怪脾气:在同年纪的勒俏群中俨然象个大姐大,天不
怕地不怕的,和勒茂打架的事都干过,可回到家里,屁大的事也要向父母撒泼。
  阿凤理也不理,噘着小嘴,两眼直盯盯地望着屋顶。
  阿凤妈平时迁就女儿惯了,见她这样,不知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去找渠帅。
  阿凤是渠帅最小的孩子,也是六个儿女中唯一的女儿,平时最得渠帅宠爱,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渠帅听了妻子的话心想,这丫头大不了是在歌墟场上受了哪
个臭小子的窝囊气无处发泄,回家向父母耍耍小脾气而已。
  他来到阿凤房间,装着咬牙切齿的样子逗女儿开心:“阿凤,是不是哪个混
小子惹你生气了,快告诉阿爸,阿爸做了他!”
  每次阿凤无理取闹,他都采取这类方法化解,十有八九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
果。
  可是阿凤依然直盯盯地望着屋顶,谁也不答理。
  渠帅觉得有点不对头,拉着妻子走到外面,小声责怪道:“这孩子怕是中邪
了吧?我们这种人家的女儿,还怕嫁不出去吗?我说不要让她去赶什么歌墟,你
偏让她去。你看,出事了没有?”
  阿凤妈听丈夫说女儿中邪,也急了:“赶歌墟也不光是男婚女嫁的事情,孩
子大了,让她出去玩玩总不会错吧?事情到了这一步,怪我又有什么用?还是赶
快请她干妈来为她驱邪吧。”
  骆越人敬畏鬼神,家里人有什么头疼脑热的小病小痛,总爱请师公仙婆驱鬼
除邪。
  渠帅叹道:“事到如今,也只好这样了。”
  阿凤妈正欲让家人去请仙婆,渠帅摆摆手:“不用了,请仙这种事,得我们
当爸妈的亲自去,心诚则灵哪!”
  阿凤的干妈是俏英的母亲,人称四婶,专以卜凶问吉、驱鬼除邪以及用草药
替人治病为生,是远近有名的女巫医。
  四婶早年和年青时的渠帅——当时他还没有当上渠帅——在歌墟上有过一些
瓜葛,虽然最后劳燕分飞、好梦难成,心里却始终放不下渠帅。渠帅和邻近部族
渠帅的女儿结婚后,二人依然藕断丝连,不时在歌墟场上幽会。后来四婶随便嫁
了个男人,无奈老公早死,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好在渠帅旧情难泯,经常关心照
顾,孤女寡母的倒也没人欺负。
  照应归照应,渠帅却要顾及自身威望,四婶也须考虑自家忌讳,虽说背地里
打情骂俏动手动脚是少不了的,却一直只是点到为止。
  渠帅为续前缘,几次打算收纳四婶为妾,把她母女名正言顺地接进家中,聊
补年青时的山盟海誓。按骆越旧俗,当渠帅的纳上三妻六妾不算过份,寡妇再嫁
也不是什么不光采的事情,却不知什么原因,四婶始终坚辞不从,渠帅无可奈何,
只好望洋兴叹。
  渠帅一妻二妾生得五子,只有阿凤一个女儿,视同掌上明珠,便让阿凤认四
婶作为干妈,以此为托,老情人见面说话也有些借口。四婶虽然青春寡居,得渠
帅时时照应,又能经常见面说话,虽说只是画饼充饥、望梅止渴,也知足了。
  “心诚则灵”只是借口,这些才是渠帅提出要亲自去请四婶的真正原因。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

  11、错不在你
  渠帅来到俏英家,进屋看看无人,拉住四婶的手说:“阿芳……”
  阿芳是四婶当姑娘时的小名。
  四婶拉着渠帅的手,和他一起坐到床沿:“这么晚来,有什么事?”
  “阿凤刚从歌墟回来,不知中了什么邪,直挺挺躺在床上不吭不哈的,把她
妈吓坏了,让我来请你去给她驱邪。”
  “姑娘家的事你不知道,不见得就是中邪,”四婶想了想说,“我先去看看
吧,谁叫阿凤是我干女儿呢?”
  “如果不是你干女儿,我来请你也不去?”渠帅调笑道,“这么说倒是你干
女儿面子比我还大了。”
  四婶嗔怪地白他一眼:“老不正经!”
  一路上,二人少不了要找些话头聊聊。
  渠帅侧过头看了四婶一眼,说:“一转眼时间,两个勒俏都长大了,到了出
嫁的年龄了——俏英找到婆家了吧?”
  “姑娘谷倒是有几十担了,就是没听她说看上了哪个勒茂。”
  “小时招人骂,老来讨人嫌,中间一段好,又没有多少年。唉,孩子大了,
我们也老了,”渠帅感叹地说,“女孩子迟早要嫁出去,以后俏英出了家门,你
一个人怎么办?”
  四婶知道渠帅接下去会说什么,这类问题他提过好多次。虽然她从来没有给
过他满意的答复,但他一有机会就提,持之以恒,毫不气绥。
  她也喜欢听,每次听到他提出这类问题,她就觉得心里头十分满足。
  渠帅果然再一次提出了那个老调重弹的话题:“我看还是选个好日子,把你
接过来一起过吧?”
  四婶沉默良久,叹了口气:“今生不行了,来世吧。”
  渠帅不解地问:“我每次问你,你总是这句话,总得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吧?”
  “不为什么。”
  渠帅有点急了:“我做错了什么,你总得告诉我,让我改呀。”
  四婶苦笑:“错不在你,在我。”
  “为什么?难道你还记着我的仇?"
  “就算是吧。”
  “当年的事是对不起你,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四婶摇摇头:“不说这些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渠帅幽幽地说:“这辈子我欠你的太多,我真心实意想还这笔债,你为什么
总不肯给我机会呢?”
  四婶是聪明人,当然听得出渠帅又在抛砖引玉。
  她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渠帅只知道她生活上的困难,至于她心中的痛苦和无奈,他能知道吗?
  好在她已经习惯了,准确地说,是麻木了。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3: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2

  12、把勒龙还给我
  “乖女,哪里不舒服?”四婶凑近床边,伸出手探了探阿凤额头,“没发烧
呀。”
  阿凤突然坐起来,用力拍开四婶的手,火山爆发般厉声吼道:“走开,别来
碰我!”
  渠帅夫妻吓了一跳,四婶知道阿凤的臭脾气,倒松了口气:“这就好了,没
什么大事。”
  “谁说没事,明天我死给你们看!”阿凤歇斯底里地叫着,完了,又气呼呼
地躺回床上。
  四婶和渠帅夫妻对视一眼,又小心凑近阿凤:“乖女,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告诉干妈。啊?”
  “没有!”阿凤硬梆梆地回答。
  渠帅看不过去,好言相劝:“阿凤,怎么能用这种口气跟干妈说话呢?”
  “就这种口气,愿听就听,不愿听拉倒!”阿凤干脆转过身去,自顾自生着
闷气。
  阿凤妈坐到床边,细声劝慰:“阿凤,爸妈都在这里,干妈也在,有什么不
顺心的事,和大人说,千万别做傻事。”
  渠帅也说:“从小到大阿爸最疼爱你了,你要什么,对阿爸说,阿爸都可以
给你。”
  阿凤冷冷地说:“我要的东西,你给得了吗?”
  “阿爸什么时候骗过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阿爸也马上去给你摘。”
  “我就要天上的星星,去摘吧!”
  渠帅哭笑不得:“阿爸打比方,你也当真呀。阿爸又不是神仙,怎么能够上
天给你摘星星呢——说地上有的,想要什么?”
  阿凤看看三个大人,迟疑了片刻,小声说:“我要勒龙!”
  “勒龙?”渠帅一怔,“哪个勒龙?”
  四婶想起来:“是不是那个在祭天石崖上画过五次像的勒茂?”
  阿凤含羞不语。
  阿凤妈看出了几分:“这个勒茂不错,我女儿好眼光。”
  “原来是他!我椅子上的虎皮还是他贡的呢。”渠帅点点头。
  四婶也说:“告诉干妈,是不是看上他了?”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还问什么!”渠帅做作地白四婶一眼,“就这点小事?
明天我让人去叫他来就是了!”
  阿凤又噘起小嘴:“不,我现在就要!”
  四婶劝道:“又撒娇了!现在都半夜了,深山野岭的,让你阿爸去哪里找?
方园几十里都是你爸说了算,叫谁谁敢不来?乖女听话,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
起来一睁开眼睛,保证能见到你的勒龙。”
  阿凤突然坐起,定定地看着四婶。
  四婶笑道:“乖女放心,过两天干妈帮你到勒龙家和他阿妈说,这事一定
成。”
  阿凤跳下床跪在地上,抱紧四婶的腿大声哭了起来:“干妈我求求你,你一
定要答应我,你一定要答应我!”
  四婶不知出了什么事,失措地看看渠帅夫妻,伸手拉着阿凤:“怎么又这样
了?快起来。”
  阿凤长跪不起,抱住四婶的腿反反复复地哭喊:“干妈你答应我,答应
我……”
  “好好好,干妈答应你,快起来,”四婶终于拉起阿凤,问道,“快告诉干
妈,是什么事?”
  “我爱勒龙好几年了,让俏英把勒龙还给我……”阿凤满脸悲愤、满脸委屈,
哭得肝肠寸断、悲痛欲绝。
  渠帅夫妇闻言,吃了一惊,下意识相互看看,又不约而同地看着四婶。
  “怎么,你说……”四婶开始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感到想说的话很难出
口,“……你说是谁抢了你的勒龙?”
  阿凤妈也是一头雾水:“阿凤,慢慢说,是怎么回事?”
  阿凤只顾抱着四婶嚎啕大哭:“勒龙是我的,干妈我求你了,要俏英还给我,
还给我……”
  众人哄着劝着,好不容易才把阿凤扶到床上躺下。
  阿凤哭闹累了,心里的郁结得到了发泄,停止哭泣渐渐入睡。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0

主题

5185

帖子

3万

积分

历任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

左江币
38616
威望
35013

Medal No.1Medal No.2Medal No.3Medal No.7Medal No.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09-2-2 04: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續~~~!

我好累哦,讓我休息一下,大家再接著往下看~~~~

點擊如下鏈接繼續欣賞【駱越神女】一個委婉動人的壯族愛情故事[13-48集]
http://bbs.zuojiang.com/viewthread.php?tid=14848&extra=page%3D1

花山风景区热情欢迎您!www.HSFJQ.net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弘扬花山文化,传承骆越文明! 骆越义工团公益QQ群号:578043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